杂食,有粮就吃,头像代表最近心水的cp,
 

在理

爬山藤:

论漩涡鸣人的灰暗面。

summary:其实我前天写这一大段的时候心中充满了纠结,我觉得大多数人看了都会觉得是我对原著过度解读了,但是说实话不写出来实在是心里憋得慌,这只能说是我在试图写佐鸣或者鸣人相关的时候由我自己都脑洞分析出来的一个描写的方向,然后侧面证明,佐鸣是rio的x
大家看着玩就行了。
其实还有个佐助的,比这个鸣人的写的更早,有心思了再放吧XD

哎…说好的是吹爆鸣人的,结果却想了这样一个主题。
不过是这样的,其实从回坑之后我和基友就一直在讨论这样一个主题,关于jump家台柱男主角小太阳漩涡鸣人是否有过这样一个稍有差错就会影响整个故事走向的那么一个时期。
讨论的结果是有,而正是因为这个答案,才让我想进一步的去吹爆漩涡鸣人这个角色。
且我想去吹爆鸣人也不止于因为他存在阴暗面的原因,还有一部分私心是因为看了一部分作品,觉得个别同人写手对于鸣人的性格把握总是有点差强人意吧。
所以说漩涡鸣人的阴暗面这个该怎么说呢。
不知道除了我和基友之外还有没有人曾经注意到过鸣人有那么一个时期,在漫画里关于他的一部分分镜表现来看是和宇智波佐助非常相似的。就是其他人在说,鸣人在“……”
我设想过鸣人和佐助是这个故事的两个主角,分别代表这个故事明暗两条线,代表着两个原本处于同一个起点的两个主角,自中忍考试之后,开始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用两种方式,实现各自的价值。
鸣人自然是代表光明这一条线,作为把有话直说当信条的忍者,他一直以来也是把这句话贯穿到底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期内,鸣人更多的是用佐助经常会有的“……”去处理和其他人的对话。
就是说这个省略号代表的是什么呢?是一种他对于别人给他的信息持有一种保留的态度。也许他清楚别人希望他怎么回答,也许其他人在对话里的指向性不能更明显,他却选择了“……”这个回答。于是这时候鸣人的形象就给我一种,并不是完全的光亮的一面,而是夹杂了一些灰暗的,晦涩的东西。
这个阶段在佩恩袭村,五影大会期间,一直到他终于接纳内心深处的那个黑暗的自己为止。漫画五六百集左右吧。
我为什么非得拿这个阶段说事儿,是因为这个阶段正是一个按理来说,鸣人最应该说光辉也好怎么也好总之就是,他终于成为了村子的英雄,不是妖狐,不是普通的下忍,而是获得了全村人的承认这样一个阶段。鸣人的梦想是成为火影,被大家承认,这一段时间就是他离成功最近的时候,如果没有后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他火影的位置基本上就内定下来了。(虽然后来也是就内定了)明显这样一个最好的时期,却是鸣人的心理最不稳定的时候。
我一直觉得鸣人,在他的表现出来的表象之下,他还存在一个很冷静的心思,这个很冷静的心思让他总是能够站在热闹的背后安静的自我思考。
因此他能在和长门交流之后,维持住自己的那一份冷静,理智的选择和长门沟通,他跟长门说,咱们老师是这样认为你的,觉得你是一个有着信仰,希望你成为一个面临逆境也不会被打败的忍者。
很多人都觉得鸣人是个一门心思只按照自己的道理去行事的人,但我觉得不是这样,鸣人怎么说,他年幼的经历就让他本质上来说十分的懂的人心这个东西,你可以说他是野兽系的直觉也好还是他心思深沉也罢,你看从小樱和他的对话来看,在小樱对他的告白那一段,他回忆起小樱是如何喜欢佐助,回忆起小樱在六神无主的时候如何对鸣人提出请求的时候,他立刻就知道小樱在欺骗她自己。
我不认为小樱对鸣人的告白就全然是假的,她决定拖住鸣人去截杀佐助,一方面是她心里清楚鸣人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这么做,另一方面那就是她和其他小伙伴都认定鸣人是注定成为火影的人,觉得自己亏欠鸣人良多,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去帮助鸣人,我不说小樱这种方式是对鸣人有如何的侮辱,但她对鸣人的告白里至少掺杂了百分之八十的真心。
结果被鸣人一眼识破。
鸣人在这么短短的一两百集里接触了很多东西,政治的,人情世故的,他和佐助一样都处于一个波动的阶段,在这样一个波动里,他们两条线开始产生交集,他们两个的立场也在逐渐相近。
所以你看我没用黑暗面而选择灰暗面来形容。因为这一段的鸣人不能说是纯粹的黑暗,而是一种既不正义,也不邪恶的立场。单纯的站在一个高度上,以自己的意志去思考,木叶是否值得信任,佐助为什么会和他分道扬镳。这一个阶段内,他所得到的答案就关乎整个他之后人生的走向。
如果要我来说,木叶应该感激佐助没有死,鸣人的中忍考试之后的他的人生轨迹都是处在追寻佐助,外加锻炼自身这样一个阶段,鸣人时时刻刻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对自己也特别坦诚,总是毫无芥蒂的就信任自己内心深处最直接的那个想法。他最可贵的地方就在于,他应该是最了解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人,却依旧选择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世界。这样一个相当坚定的人,在和佐助对决的时候,想过其实他应该是和宇智波佐助的立场掉转过来才对。
当他能够产生这个思想的时候正是他对自己现在立场极不坚定的时候,如果这时候佐助死了,那他的选择可想而知。
鸣人和佐助在五影大会之后的那一场对决其实更像是鸣人为了确认自己的本心,和给彼此一个时间的一次约定。
鸣人在借由和佐助的对决中做一个选择,而他所做的这个选择必须由宇智波佐助给他,因为在他看来他和佐助最终一定会殊途同归,无论他们选择了哪一条路,都一定会在路的终点再次相遇。他得确定佐助是怎么想的,然后根据佐助是怎么想的,然后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做。
这个就很有趣,不是出于自己想怎么做,或者说,自己发自内心的就想跟着佐助的想法走。
若说我借由鸣人的灰暗面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鸣人的本心实际上是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正面,或负面的评价的,他的世界就是没有任何形容词,带着一点暗色的普通世界,但我看到的更多的是他内心里最浓重的一片色彩其实是宇智波佐助这个人。鸣人很少去主动的和别人沟通一些内心层面上,就是那些比较私人化的东西,但是对佐助就不是,因为他在佐助面前就可以放松下来去讨论那些他对别人难以启齿的东西。一方面是佐助了解那些,另一方面是他无法对别人坦诚,因为他的坦诚可能会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后果。
所以我想说这些的原因是,我不光想要打破在一些人眼里,漩涡鸣人想要带佐助回来是他单方面的任性和毫无理由,还想说的就是,在鸣人心里,佐助的意义不仅仅是他说出口的那个,如果连朋友都无法拯救我还怎么当火影这么简单。他不是任性的为了成就自己的梦想所以强迫佐助去回到他的身边。
而是如果没有佐助,他可能就会失去自己的道标,是因为佐助教会了他情感,是他冷眼看遍全世界,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之间的联系有多紧密,是因为从他认识宇智波佐助开始,他的人生就注定是要赔给宇智波佐助这个人的。所以当他了解了佐助的这些痛苦,理解佐助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然后在和佐助对决之后,了解佐助的想法之后,毫不犹豫的当着他的朋友的面,说出我会在木叶等你,一方面给木叶一个如果有一天,宇智波佐助危险到与世界为敌时我不会放任他不管的承诺,另一方面也在告诉佐助,咱们两个会同归于尽,如果真的会同归于尽,我乐于承受这个结果,且甘之如饴。
我看到这段漫画的时候,每次重温这一段的鸣人都会给我一种毛骨悚然之感,他这棋下的偏,却又极具诱惑力,那时鸣人的微笑有种独特的魔性,也许那时站在佐助面前的才是最真实的漩涡鸣人,不知不觉已经成长为一个任何人都无法驾驭的,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巨兽。
我在写这么长,三千多字的内容的时候我的思维是感性飘忽,漫无目的的,因为在这样一段面对电脑,看着漫画进行自我剖析的过程中,我的心思已经竭尽全力的想要站在这两个人外围,可我仍旧有种无法进入佐助和鸣人的世界的感觉。
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用简简单单的爱恨与否,或谁投入的多少去形容他们和世界,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在这样两个已经走在世界巅峰,成就忍界最强的两个人面前,为人时最痛苦的经历,接近神时最棘手的状况他们俩都经历过了,那这个世界糟糕与否,对他们来说还重要吗?
对于佐助来说,是他有不得不走下去的路,那么我这篇分析的鸣人,就是世界于他举重若轻,但唯独佐助一个,他没办法就这么放手。
因为他整个生命最重要的色彩都属于这个人。

评论
热度(245)
© 专业冷场不反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