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有粮就吃,头像代表最近心水的cp,
 

爬山藤:



我一直觉得佐鸣这一对不仅仅是谁对谁好什么的,单单这么说的。

就像有时候我看斑柱斑的一些文里写的千手有多对不起宇智波木叶有多对不起宇智波同里佐助没有必要留在木叶他跟太子服软就是妥协。

讲句实话能说出妥协和服软的多少都有点低估了太子对佐助付出了多少和太子对佐助能做出多大觉悟。

另一方面我以小人度君子之腹,说白了这种看法多少也有点身为宇智波命希望佐助能日天日地外加对太子的小嫉妒吧。

凭什么漩涡鸣人就配佐助对他好啊。这种说不清道不明说出来自己都不信的心思。

但是话题回到我说的第一段,我说我觉得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之间不仅仅是谁对谁好这么简单。

对我就是这么觉得,他们俩之间的所有的包括感情的输出,希望对方留在身边,这种近乎不讲道理的,蛮横的期盼,都是附属品,都是他们两个之间那种难以言喻的,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我前段时间从第一集开始看火影,把目光聚焦在以前看的时候没太注意的佐助身上,那时候宇智波佐助还是个其实并没有深刻的理解复仇的含义,还没长大,却过早的成为一个“大人”的只有十二三的孩子。

宇智波的感情就是这样极端的细腻,其实看动画的时候我有发现佐助的为数不多的感情波动都是对鸣人的,他对其他人除了鼬之外,一直都没有过多的情绪,包括后来,他对宇智波一族都没有很明显的归属感,他是个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的人,强与弱,他自己心里有定义,至于他对个别人起的杀心也更像是一面镜子那样反弹了某些人对他的企图。只除了鸣人和鼬。

对鼬佐助的态度不需过多的去谈,敬意,怀念,佩服,以至于他成为了木叶第一颜王绝世无双宇智波佐倾城的时候,他的很多小动作,气势,性情都带上了鼬的影子。

但对鸣人呢,他所有的那种冷静,一视同仁,在对上鸣人的时候都是失效的,在他看来,鸣人是和他一样的,能理解他,能和他相容以沐(没错我就是要用这个词),和他对视都全是心照不宣的人,他说过自己就是这么不自觉的去关注鸣人,鸣人身上有什么?和佐助一样的孤独,但仅仅是孤独又是不够的,佐助能从鸣人身上看到他所期待的东西,甚至从鸣人身上,找到属于他的,为数不多的对自己的安慰。

佐助是一个被迫长大的人,他的那个来自于兄长的他必须去做的黑暗的使命让他把所有的他认为“软弱”的期待寄托在了鸣人身上。

他一直以为这种感情是他一个人的秘密,因此他才会一直拒绝鸣人的挽留,也许在他看来,在鸣人的心里他宇智波佐助和其他人是一样的,他觉得鸣人是个孤独的孩子,因此那种爱,对于鸣人来说是无法戒断的毒瘾,漩涡鸣人对宇智波佐助的追寻无外乎那个金发孩子对春野樱,对卡卡西,对木叶都无法放手的那个小原因。

可事实上是他错了,宇智波佐助对鸣人的定义何止于木叶,其实佐助心里也许清楚,但他并未真正的意识到,其实鸣人和佐助一样,鸣人也是一面镜子,他们俩真是太像了,像到如果二人立场倒转那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就没什么区别的地步。

他漩涡鸣人自己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对宇智波佐助如此执着,但如果一个人,承受了年少时自己无端的关注无端的嫉妒,却仍旧不生气,甚至于为自己挡刀,战斗的时候条件反射就把人送到安全的地方,这些行为都无法不让鸣人就这么把这个人放在最珍重的位置。

其实想想看吧,鸣人确实是不太擅长去拒绝别人,甚至于他的童年也使他对别人期待甚少,但唯独佐助,别人他可以不期待,可以不奢求,但唯独是佐助,这个人一定要在我身边,我身边不能没有他,看他过的不好我也难过,我拼死也要把这个人留在身边。

他对自己相当有自信,他不想让佐助感到难过,不想再看到佐助的时候就感受到佐助日复一日的沉浸在那种痛苦之中。

所以他就要佐助回来,让佐助放弃恨,不要再在乎这个世界怎么样了。就留下来,和我在一块。

唯独宇智波佐助能让漩涡鸣人有这份自信。

之所以我说他们俩的感情绝不止谁对谁好或者是两个人之间又怎么样志同道合的情感这么简单,因陀罗跟阿修罗之间那解不开的恩怨就在这一辈停止原因也是因此。

因为他们俩是这个世界上唯独属于彼此的唯一,将来他们彼此成家了,可能是谁的丈夫,谁的父亲,可漩涡鸣人是唯独属于宇智波佐助的,宇智波佐助也是唯独属于漩涡鸣人的。

只有在面对彼此的时候,他们才会脱下在外人眼里,或光明,或黑暗的色彩,回归那个本质上就是孤单和渴盼爱的二人。

你说宇智波佐助说我输了,是对鸣人的妥协?

我更愿意说他是败给了自己,宇智波一族的宿命就是失却手中一切的悲剧,他面对着满目疮痍空无一人的世界,可仍旧有一个人,把灵魂把生命全都捧到他的面前,甚至于全世界的重量加在一起也不及宇智波佐助一个。

我说了,佐助是一面镜子,只是他面对的恶意太多,因此他回报以的大多也是恶意,当他面对的是爱的时候呢?大概也同样是回报爱吧。

斑柱斑悲剧了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他们两个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自己,一个人背负着家族,另一个人背负了一个村子。

他们二者之间没有人有勇气抛却一切只为一人,柱间退却了,斑也跟着退却了。

但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杀了对方等同于杀死自己,因此斑死了,柱间很快也死了。

鸣人和佐助却不一样,他们两个彼此都迈出了之前从未迈出的那一步,坦然的,直率的接受了那份感情,讲老实话,我吃佐鸣但我不愿意说二人之间的感情能被称之为爱情,而我之所以吃这一对,是因为他们俩之间不止是谁对谁好,而是他们早已经离不开彼此了吧。

当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变得不像自己其实并不能说明问题,但两个人只有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自己,那这大概就是世界上,最真挚的一份感情了。

有人说鸣人天天叫嚣着让佐助会木叶就是仗着佐助对鸣人始终有一份忍耐和温存。其实这话说对了,对啊,漩涡鸣人就是能仗着佐助对他的爱有恃无恐,谁让他宇智波佐助就是觉得鸣人特别呢?

而且漩涡鸣人始终都是特别的,他能在佩恩袭村之后,全木叶都拿他当英雄,甚至一部分人不惜要以干掉宇智波佐助为代价把漩涡鸣人绑在木叶的时候,在这样一个他的梦想简直是唾手可得的情况下,抛弃他得到的一切,愿意斩断和木叶的羁绊,把自己置身在佐助和佐助即将面临的深渊前对佐助说,我愿意和你一起死。

什么火影,什么梦想都不重要了,在宇智波佐助面前,这些什么都不是。

春野樱守望了几年的爱情能变成带着道貌岸然的正义躯壳的杀心。

曾经兄长发誓守护的村子让那个害他们一族支离破碎的凶手站在了头顶。

这些是佐助的恨,但是同样是木叶之于鸣人不是这样的,对于鸣人来说,木叶是他即将施展拳脚的舞台,是他的根,是他付出了十几年的努力,如今才刚刚要收到回报的地方。

但他为了佐助愿意放弃。宇智波佐助说他早已闭上了双眼,鸣人说,拼死我也要阻止你,而到了他们最终决战的时候,佐助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鸣人说,因为我看到你这样我心里好痛。

就因为这份感同身受,鸣人愿意为了佐助放弃自己的人生,去换来佐助内心的安宁,换来他的平静,把宇智波佐助从那条黑暗的道路上带出来,让他重新回到以前那个安宁自由的时刻。

那宇智波佐助凭什么不对鸣人好呢?

何况漩涡鸣人是真的出色,到博人传,鸣人不在木叶的时候,说了算的不是宇智波佐助吗?








评论
热度(101)
  1. 专业冷场不反弹爬山藤 转载了此文字
© 专业冷场不反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