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代表新欢。
杂食。
有粮就张嘴吃。
 

Penelope:

3490,最爱的宇宙没有之一
甜到齁,没有内战就是好宇宙
话说最近cos了一下这个画手画的3490妮妮发到ins被点赞,有点措手不及啊
图自ins:banemeart

Penelope:

锤基抱,锤基抱完盾铁抱
盾铁抱,盾铁抱完冬寡抱
这3对超级可爱有木有ƪ(•̃͡ε•̃͡)∫ʃ
图自ins:banemeart

Penelope:

这是一个关于夫妇一起粉盾铁的冬寡的故事
多么的希望来个四人约会那种
ପ( ˘ᵕ˘ ) ੭ ☆
图自ins:banemeart

Penelope:

3490,最爱的宇宙没有之一
甜到齁,没有内战就是好宇宙
话说最近cos了一下这个画手画的3490妮妮发到ins被点赞,有点措手不及啊
图自ins:banemeart

我在墙头不断爬:

这个太太太厉害了!!

AA盾和EMH铁!!

吃吃吃!!

不是巨型插头和迷你插座了,小触角可以没有那么累了2333333

卡斯威爾:

之前是各自,這次個宇宙Stony擺在一起的互動。

回到家才發覺我兩頁放反wwww

油腻Uni:

昨天晚上tony来找我了?今天早上cap来找我了?两张图告诉你520即使不出门狗粮也会找上门(不是hhh P3是拍摄花絮 无特效2333 一只桃上身的cap 

【盾铁】新婚伊始(多宇宙)

风橙子:

谢谢太太啊啊啊啊!

比哈特的马大哒:

我的妈😭 @风橙子 老橙啊!有天使太太给我们本本送文啊!!!!

  
  

anna喜欢抹茶味:

  
   

摸了点小段子,祝 @比哈特的马大哒  太太们的多宇宙结婚本大卖~

   
   
   


   
   
   

【3490】

   
   
   


   
   
   

“我们结婚了。”

   
   
   

“我知道。”

   
   
   

“我们结婚了。”

   
   
   

“所以?”

   
   
   

金发男人傻笑着,仍然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孩儿,一下一下地吻着他的新晋妻子的黑发:“所以我们结婚了。”

   
   
   

“如果你再重复一遍,”刚刚改姓为斯塔克-罗杰斯的钢铁女侠在她新晋丈夫怀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就把你标为斯克鲁人然后叫贾和星期五拿所有重型武器轰死你。”

   
   
   

“可是,”斯蒂夫说,他翻了个身把托妮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她的脸颊两边仔细看着她(这让托妮开始有些紧张,并真的考虑了那么1/4秒关于调动武器的问题),“你成为我的妻子了。”

   
   
   

“……”托妮用眼神向贾维斯询问调动斥力炮的可能性,可惜好管家默默移开了摄像头——她差点没被气死。

   
   
   

“你还有其他想说的吗?”在一阵长达70年的对视后(准确来说,就是大眼瞪小眼,而托妮居然输了,这不公平她明明是眼睛更大的那个),托妮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告诉我,看在我们结婚了的份上,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遗愿的。”

   
   
   

而斯蒂夫用一个吻轻轻堵住了妻子接下来的话。

   
   
   

 

   
   
   

托妮瞪着他:“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用了几个套?”

   
   
   

斯蒂夫终于脸红了。他嗫嚅着说:“我……托妮,我是斯蒂夫。我真的是,”他摁住妻子试图一拳揍过来的右手,“你的丈夫。”

   
   
   

说到Husband这个词时,大兵甚至脸红得更厉害了——老天,他怎么能做到这么纯情?

   
   
   

托妮做了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不能尖叫着跑去神盾局找斯蒂夫的精神证明,至少现在不能。

   
   
   

“如果你没有别的想说的,”托妮躺在斯蒂夫身下盯着上方那双蓝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那么劳驾,我想睡了。”

   
   
   

斯蒂夫只是轻轻眨了眨他那双干净的婴儿蓝的眼睛,仍然盯着托妮目不转睛,像是怕他最爱的人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托妮,”斯蒂夫说,低下头用鼻子蹭蹭妻子白皙的脖颈,“托妮, 托妮。”

   
   
   

穿着白色吊带睡衣的钢铁女侠踹了穿着斑点小狗睡衣的美国队长一脚。用最轻力度那种。

   
   
   

这看起来其实更像调情,鉴于托妮正威胁着的部位以及她用膝盖不紧不慢地轻顶那里的动作。

   
   
   

“现在,大兵,趁你还没有毁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来一发或者睡觉。”

   
   
   

超级士兵立马红了耳朵,嗫嚅着说:“我……托妮这……”

   
   
   

“我就当你是同意了。”钢铁女侠用左手按住处于上方的人的脖子,一个鹞子翻身就把两人的位置换了过来,“所以,睡我还是被我睡?”

   
   
   

焦糖色的大眼睛直直盯着下方那双半是慌乱半是迷恋的蓝色,下一秒托妮就大笑了起来。

   
   
   

“Come on!”

   
   
   

她用力揉了两把面前手感极佳的胸肌,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前把脸埋了进去,满足地长叹一声:“……斯蒂夫。”

   
   
   

斯蒂夫还想说什么,但是托妮似乎已经维持着趴在自己胸上的动作睡着了,于是他再次眨了眨眼,在怀中人黑色的发顶上轻轻映上一吻:

   
   
   

“晚安,我的妻子。”

   
   
   

就在他收紧了手臂,闭上眼打算和灵魂伴侣一起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小小的、直接通过耳膜撞进心底的咕哝:

   
   
   

“晚安,我的丈夫。”

   
   
   


   
   
   


   
   
   

【AA】

   
   
   


   
   
   

“托尼——”斯蒂芬说。

   
   
   

天才富豪先生翘起小胡子,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中的虹吸咖啡壶。

   
   
   

“托尼。”美国队长在他面前放了一只红色马克杯,但托尼完全没有给他哪怕一个眼神。

   
   
   

“热牛奶是好的,而咖啡是坏的。”托尼抱起胸,有模有样地竖起一根手指,“所以为了身体的健康,为了美国的未来,为了——嘿抱歉,还有啥?”

   
   
   

鹰眼在一边发出了嗤笑的鼻音:“有史以来最糟糕的队长模仿秀。”

   
   
   

托尼转过头瞪他:“你好意思说我?Bucko?

   
   
   

“托尼,”美国队长走近了些,再接再厉地把马克杯向恋人——哦不,现在是合法丈夫了——推近了些,“我们说好的?”

   
   
   

钢铁侠置若罔闻地往嘴里塞了块馅饼。

   
   
   

“托尼。”斯蒂芬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干脆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双手围住爱人的肩膀,头靠在那个铁壳脑袋耳边轻轻说:“你不能耍赖呀,亲爱的。”

   
   
   

“行行好,”克林特怪叫起来,“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秀恩爱?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你们卧室里的细节!”

   
   
   

托尼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假笑:“你是指我在第四次高-潮的时候终于哭着答应斯蒂芬减少咖啡因摄入量这回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林特疯狂地大喊,同时捂住耳朵,企图摆脱某个不知廉耻的喋喋不休的斯塔克。

   
   
   

“如果我是你,”娜塔莎在一边优雅地往干面包上涂着果酱,“我就会学会闭嘴,巴顿。”

   
   
   

鹰眼侠已经瘫在餐桌上装死了,而托尼不失时机地大笑起来:“如果你想要知道一些包含兔耳、吊带袜和粉色口红的事情,尽管问我,亲爱的。”

   
   
   

一边正在和浩克争抢一只披萨贝果的雷神闻言望了过来,而斯蒂芬只来得及在从脚底红到耳尖之前把托尼推出厨房。

   
   
   

 

   
   
   

“害羞了?”托尼嘲笑他,“现在后悔和我结婚还来得及。”

   
   
   

回答他的是一个绵长的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四倍肺活量亲吻。

   
   
   

“永远,”斯蒂芬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他,“永远不要有我会离开你的念头。”

   
   
   

托尼仍然喘着粗气,但金棕色眼眸里满满都是笑意:“哇哦,美国队长的保证。不得不说令人印象深刻。”

   
   
   

“是斯蒂芬.罗杰斯的。”斯蒂芬固执地回答,把小胡子男人揽进怀里,“答应我。你那么好以致于我到现在都不敢置信昨天和你一起走进圣殿的人是我。托尼,我今天有说过爱你吗?”

   
   
   

斯塔克挑起了一边眉毛:“当然,大个子,在你早上一起来就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之后。但是比起在客厅里重复一遍昨天在上帝面前立过的誓言,不如让我们现在去闪瞎别人的眼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一直都在这么做呢。”斯蒂芬轻笑起来,和托尼并肩走了出去。

   
   
   

 

   
   
   

“所以这就是你们电影之夜也不肯放过我的眼睛的原因?”克林特缩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抱着弓箭造型的毛绒抱枕,“我以为斯塔克已经是我能见到的下限了,但是队长,”鹰眼侠痛心疾首地说,“你难道不觉得宠坏铁罐是个坏主意吗?看着上帝的份上?”

   
   
   

被点名的斯蒂芬转头看了过来,但是在他腿上坐着的托尼很不满地把自己丈夫的脑袋又扭了回去:“怎么?我有权赖在我丈夫身上任何一个部位。”

   
   
   

“包括OO吗?”克林特不死心地问,然后又惊恐地自问自答:“我错了,拜托你千万不要回答。拜托。”

   
   
   

“那得看情况,”托尼高兴地回答,而克林特在心底大叫不好——

   
   
   

“比如我最喜欢骑O,但斯蒂芬出乎意料地不怎么喜欢传教士体位而是唔唔唔——”

   
   
   

克林特松了一口气,鉴于通红的美国队长正捂着丈夫的嘴以防他说出更多限制级的东西。

   
   
   

“如果早知道你们结婚以后能够以四倍杀伤力残害我的眼睛耳朵和大脑,”克林特真心实意地感慨,“我一定会尽我所能阻止婚礼的。”

   
   
   

“嗯哼,”娜塔莎不置可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别那么drama queen,小男孩。他们婚前和婚后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吗?”

   
   
   

鹰眼侠发出了一声被噎住的声音。他的脑子里飞速转过了无数个被这对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秀恩爱的场景,最终苦大仇深地摇了摇头。

   
   
   

今天的鹰眼侠,依然很心塞。

   
   
   


   
   
   


   
   
   

【EMH】

   
   
   
   
   
   

“早。”

   
   
   

入眼是那头最让他感到安心的金发,于是托尼也回赠给他一个微笑:“早安,亲爱的。”

   
   
   

史蒂夫坐在床边,探过身来在恋人头上印上一个轻吻:“早餐想吃什么?”

   
   
   

“我能够……”托尼试图起身下床,但是腰身的酸软很好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不认为你可以,”史蒂夫意有所指地笑起来,蓝眼睛里居然有些促狭,“毕竟我昨晚可是尽了全力。”

   
   
   

托尼感觉脸上都烧起来了。是说,他的确考虑过40年代的人的性观念或许会跟现代人有些不同,但是这个想法在昨天史蒂夫放到第四颗珠子之后就完全被抛到了脑后。

   
   
   

“那,”托尼小声说,“有机豆腐?谢谢。”

   
   
   

史蒂夫用右手揉了揉丈夫的黑发:“需要一杯牛奶吗?”

   
   
   

“不用了。”托尼回答,在对方离开房间后咬着牙坐了起来——躺着可没办法处理公司的事物。

   
   
   

 

   
   
   

“嘿,Cap,”克林特说,脱去紫色面具的他显得更加八卦了,“昨晚怎么样?”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托尼很棒。——你的训练进行得怎么样了,士兵?”

   
   
   

“拜托!”鹰眼怪叫起来,“谁都知道昨天复仇者联盟的两个领导者结婚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因此放上几天假来狂欢吗?”

   
   
   

美国队长认真地摇了摇头:“我很感激你们对我和托尼婚姻的祝福,但是超级英雄应当随时保持警惕。”

   
   
   

“说得好像你昨晚没有忙着让铁罐儿泣不成声似的。”克林特小声咕哝,然后在史蒂夫刀子般的眼光投过来时又匆匆逃开:“我先去训练了!”

   
   
   

一边假装路过三次的小黄蜂也已经悄悄溜走了,史蒂夫看着手上的托盘,还是忍不住摇摇头笑了起来。

   
   
   

 

   
   
   

看到托尼正在艰难地和波茨女士通着电话的史蒂夫叹了口气。他把托盘搁到床头柜上,往丈夫身后加了两个枕头。

   
   
   

“这样会好一点吗?”他问道。

   
   
   

“喔,好的,谢谢。”

   
   
   

还在和小辣椒通讯的SI总裁飞快地瞥了他一眼就又看回了自己的CFO,小麦色的脸上也泛起些许赧意:“咳,就先这样吧。”

   
   
   

佩玻了然地点点头,向史蒂夫致意:“祝你们新婚愉快,队长。”

   
   
   

“谢谢你,波茨女士。”史蒂夫回了个礼,超级士兵在通讯页面被掐断之后扶着恋人的腰,试图让他更舒适些:“你可以不用勉强的。”

   
   
   

“但是,”托尼说,“我想要把事情做得好一点。”他抬起头,金棕色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史蒂夫,“就像你一样。”

   
   
   

“我们一起。”很明显美国队长很高兴听到恋人这样说,他握住托尼的右手,操练习惯盾牌的手指轻轻摩挲那些常游走于机械的灵巧指节,“你不需要一个人扛着整个世界。”

   
   
   

托尼眨了眨眼,半秒后他给了自己丈夫一个温暖的拥抱:“当然。”

   
   
   


   
   
   


   
   
   

【MCU】

   
   
   
   
   
   

“Steve。”Tony指了指自己。

   
   
   

金发青年闻言环顾了一周,在看到所有队友都好笑地看着他俩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凑了过去,在丈夫脸上轻啄一口。

   
   
   

而SI总裁看起来并不高兴,他重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扬起下巴示意Steve。

   
   
   

美国队长更加不好意思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地捧着某个骄傲得小胡子都翘起来的男人的脸,在嘴唇上映上一吻。

   
   
   

“劳驾,”黑寡妇在一边状似不经意地把玩着餐叉,“不要让我们在昨天被你们的婚礼现场荼毒整整24小时之后今天又用另一种方式接受对眼睛的洗礼。”

   
   
   

“哦?你提醒我了。”Tony假装兴奋地睁大眼睛,“快,Friday!把我和Steve昨天的婚礼现场全天24小时大屏幕滚动播放到时代广场上!”

   
   
   

“说得似乎你昨天没有这么做似的。”博士呷了口茶,对此评论道。

   
   
   

“但那不同,”Tony理直气壮地回答,“昨天是实时转播,但今天是精彩回放!”

   
   
   

Steve揉了揉眉心。

   
   
   

 

   
   
   

这种情况到下午也没有好转。某个穿着西装四件套的小胡子男人总能恰好出现在Steve在的任何地方,然后嘟起嘴要一个亲亲。

   
   
   

Steve在那些正在接受训练的特工面前显得尴尬极了,只好蜻蜓点水般地在新晋丈夫唇上烙上一个吻,再礼貌地把人请出训练室——他一点都不想回忆那个人是怎么轰掉大门直接大喇喇走进来的。

   
   
   

你问蜜月?喔,他们本应有的,但是该死的永远不知道劳工制度为何物的神盾局(Tony的原话)只落下一句“情报说近期随时可能有九头蛇不死军突袭”就把他们困在了纽约,能够去度蜜月的最近的地方是新泽西。

   
   
   

去他妈的新泽西。

   
   
   

Tony烦躁地把领带解开,整个人摔到床上,盯着天花板问:“Jar,我和Steve结婚了?”

   
   
   

好管家不紧不慢地回答道:“从这两天所有报纸的头条以及网络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来看,我想是的,Sir。” 

   
   
   

“喔。”Tony说,手上无意识地捏着枕头的一角,“是吗?因为我感觉,呃,不那么真实。”

   
   
   

电子管家沉默了一秒,转而问道:“今晚的晚餐还需要预定那家米其林餐厅吗?Sir。”

   
   
   

“随便吧,”Tony摆摆手,一秒后他又改变了主意,“好的,订那家。把时间安排发到Steve手机上。”

   
   
   

 

   
   
   

但他们甚至没有等到晚餐时间。全副武装的Tony对着面前张牙舞爪的九头蛇机器人愤愤地想,新婚第一天就要面对一整个九头蛇军团的武力,世界上有比他更憋屈的已婚人士吗?

   
   
   

他几乎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那些恶心的、扭曲的丑陋的八爪鱼机器人身上。而在最后一击后,他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刚刚和他并肩打怪的同样憋屈的新婚丈夫,却只看到一具躺在水泥地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躯体。

   
   
   

“我的天啊,”Tony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急不可耐地冲过去并且打开了面甲,“Steve!嘿Steve你还好吗?Steve!!!”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睁开来,躺在地上的人俏皮地笑着,“请告诉我刚刚没有人吻了我。”

   
   
   

钢铁侠几乎怒不可遏了。他狠狠地吻上去,啃着对方的下嘴唇说:“我做的。而且我还会继续做。”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一吻结束后Steve笑起来,脸上还带着好些尘土和几道擦伤,但他淡金色眉毛下的那双眼睛坚定地盯着Tony,“我的独一无二的、战无不胜的钢铁侠。”

   
   
   

他站起来,把那个同样带着满身硝烟气息和金属伤痕的爱人抱进怀里,右手虔诚地按在他的蓝色心脏上:“我的丈夫。”

   
   
   


   
   
   


   
   
   

【616】

   
   
   
   
   
   

“老头子,”Anthony说,轻轻踹了身边的人一脚,“醒来。”

   
   
   

Steven揉着眉骨翻了个身,把刚刚还在踹自己的人重新抱进怀里。

   
   
   

“我说真的,”Anthony打了个巨大的哈欠,“那些家伙在等了。”

   
   
   

Steven只好不情不愿地睁开眼,在怀里那个闭着眼睛指挥自己的家伙嘴上啃一口:“马上。”

   
   
   

注意到对方仍然睡得迷瞪,他只好轻手轻脚地又把抱着的人放开(虽然他的身体告诉自己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站在床边快速穿好了正装。

   
   
   

“你也得起床了,”他指出,“第一天就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嗯哼,”钢铁侠回答,“再给我五分钟。”

   
   
   

美国队长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同时注意到无名指上那只小巧的婚戒后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它昨天还不在那儿呢。

   
   
   

“我改变主意了。”Steven说,他像是完成训练任务那样飞快地脱掉身上的整套西装,然后又缩回被子里,抱住自己仍然赤裸的伴侣。

   
   
   

“怎么了?”Anthony终于睁开了眼,钢蓝色的眼睛不解地看向Steven,但在对方开始啃自己肩膀时又配合地抬起了手肘——

   
   
   

喔。

   
   
   

他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忽然又明白了。

   
   
   

无所不能的钢铁侠缓慢地眨了眨眼,在美国队长几乎是虔诚地把他拖进一场激烈而不失爱意的晨间性爱时伸手抱住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早安,我的丈夫。”

   
  
 
查看全文

油腻Uni:

这两张图会印成无料放在北京盾铁Only上w 无需交换 但每人仅限领取一份!因为这里去不了 so希望大家玩得开心啦w (摊位号好像还没出来 出来的话我之后会发的)

Mistletoe:

我现在只想升国旗奏国歌!!!我啥也说不出来了!我要纠缠油腻一辈子!

油腻Uni:

按鱼之前写的一篇桃糖文〖白马〗画的 大概是画手的读后感?背景是妇联3片场 非常美的一篇文!安利大家w (试了一下伪水彩 挺好玩的!(你


【盾铁盾】The Crow, the Owl and the Dove 乌鸦猫头鹰与鸽子(1-2章)

micaryn:

哨向长篇,有互攻。被一口大糖噎得生活不能自理。边修文边补档,假装自己很勤奋。


楔子


 他从寒冷与黑暗中醒来。


 最初几分钟,一切都混乱不堪。那寒冷烫伤了他的皮肤,那黑暗刺伤了他的双眼。他的感官被蜂拥而至的过量信息所湮没,他的意识在感官之上疯狂而无助地盘旋。


 他一时无法回忆起所有事情,但哨兵的本能仍然使他知悉这是感官过载导致狂化的前兆。他试图抑制这个,阻止自己滑向某种未知而危险的东西,却徒劳无功。他需要向导的帮助。


 向导。


Peggy。


 记忆变得清晰了一些。Peggy是位向导——不是他的结合向导,但她是他在哨兵档案中登记的紧急联络人,如果他面临失控,他们应该会联络她的。


 她在这里吗?


 他在意识的漩涡中挣扎着,寻找她的精神动物——一只小猎兔犬。


 那敏捷的小家伙不知所踪。


 周围有人。他身在何处?己方还是敌营?


 “奥丁的胡子啊”,一声惊叹,“他还活着。”


 “灯光调暗85%”,另一个声音轻轻说道,“这是个哨兵。”


 灼烧般的混乱消退了一些,他伸出右手挣扎着摸索盾牌,但它不在身边。什么东西啄了一下他的手指,微弱的疼痛帮助他的意识重新聚焦起来。


 他睁开眼睛的瞬间,一只黑色的小鸟扑扇着翅膀消失了,仿佛不曾存在过。他的视野中只有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个金发的大个子,和一个黑发的小个子。


 “嗨,队长”,黑发的那个冲他咧嘴一笑,“欢迎来到新时代。”




第一章


Stark工业的继承者,军火商人,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天才发明家,教科书式的自恋——这是他(掌握了新时代科技的基本功能之后)在一个叫做谷歌的网站上查找到的信息,与神盾局提供的资料基本一致。


 但Steve Rogers猜测他们还遗漏了一项重要信息——Tony Stark或许还是一名向导。


 几个月前从冰冻中苏醒的记忆仍然有点模糊,但他十分确定,在他感官过载的危险关头,曾有位向导对他伸出了援手。当时在场的只有Thor和Tony Stark,而如同所有版本的北欧神话故事都明确记载的那样,奥丁之子是位哨兵。那只小小的精神动物消失得过于迅速,他甚至没能看清它飞走的方向。但不知怎的,Steve就是有种感觉,它属于Tony Stark,他老友Howard的独子。


 除了Hulk,复仇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哨兵。好脾气的Banner博士已经在尽最大努力处理Hulk的情绪管理问题,不需要面临过载和狂化之类的哨兵问题对他而言无疑是件好事。阿斯加德神也有哨兵和向导,但没有精神动物——Thor,这位强壮的阿斯加德哨兵,也解释不清这种差异从何而来。虽然单纯从战斗力而言无法与Hulk或者Thor匹敌,但黑寡妇和鹰眼的感官能力与战斗技巧都是哨兵中的佼佼者,数次帮助团队化险为夷。


 钢铁侠,他们重要的远程火力,则身份成谜。他从未当着团队的面打开过面部盔甲,并且总是在战斗结束后就立即抽身飞走,但这不妨碍Steve在战斗中把后背安心交付给对方。


Steve觉得他应该也是一名哨兵,虽然无法确证——毕竟即使是嗅觉最灵敏的哨兵也无法隔着如此严密的盔甲闻到信息素。或许他只是出于某种私人原因而希望保守秘密,比如保护自己的家人或者向导,又或许他的老板Tony Stark不希望自己的保镖过多暴露身份。


 作为复仇者团队的赞助人和技术顾问,Tony提供了这栋大厦作为生活和训练场所,承担了所有日常开支和战损赔偿费用,还帮助他们进行装备维修和升级。对于一位富商而言,他所展现出的善意和诚意有点出人意料。但Steve相信Howard的儿子必定不只是一名商人,在内心深处,他是个有责任感、正义感,或许还有点英雄情结的好人。


 他抬头环顾四周。Thor和Hulk正在冰箱前开展一些关于食物归属的争论,鹰眼试图在他们争吵的间隙中偷走一整盒小甜饼,黑寡妇从稍远处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这场闹剧。


 没有任务,没有超级反派的迹象,复仇者们正享受着难得的风平浪静,像是……家的感觉。他从未想过,在沉睡了这么久之后再度醒来,面对物是人非的世界,还能有足够的幸运拥有这个。这支新队伍和咆哮突击队如此不同,但在某些方面又是如此相似。无论科技发展多么迅速,有的东西永远不会改变,而这让他感到安心。


Tony和钢铁侠都没出现在公共楼层。


 “Jarvis”,他抬头看着天花板,“钢铁侠和Stark先生在大厦吗?”


 这稍微有点蠢,因为Tony已经向他解释过,Jarvis是人工智能,而不是某种住在天花板里的家养小精灵,他可以采用自己喜欢的任何姿势——比如脸埋在枕头里、嘴里塞满意大利面或者冲着淋浴哼着歌——与Jarvis交谈。但Steve,出于某种旧式礼仪观念,觉得有必要在谈话中注视对方以示尊重。鉴于Jarvis事实上无处不在却又不在任何一处,他选择了天花板,因为至少那些隐藏的扬声器就安装在里面。


 “午安,Rogers队长”,Jarvis温和地回应了他的提问,“Sir正在工作间对钢铁侠的盔甲进行升级。”


 装甲升级,这解释了他们两个为何同时消失不见。


 鹰眼带着得手后的志得意满拆开饼干盒子。一只鹰凭空出现在他肩膀上,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的动作。


 “嘿,伙计,你也要尝尝吗?”他拣起一块送到自己精神动物嘴边,对方心满意足地撕咬了一口。


 那块被啄了一口的小甜饼——仍然是一块完整的小甜饼,安然无恙,没有缺口也没有裂痕,直到被鹰眼扔进自己嘴里。


 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动物只是主人情绪的一种无意识投射,它们没有实体,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无法与现实世界中的物体相互作用,并且只有哨兵或向导足够信任和亲近的人才能看到。Steve知道这些……常识,但仍时常为这些小东西感到着迷。


 作为一名哨兵,美国队长Steve Rogers没有自己的精神动物。


 黑寡妇注意到了队长的失神,脚步轻盈地走过来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对于两名哨兵而言,这个距离通常有点过于临近了。但这是他的队伍、他的家人,Steve的领地意识仍安静地沉睡在某处。


 “Clint的肥鸟跟他本人一样是个吃货”,她一脸嫌弃地说。


Steve不由得扬起嘴角:“物似主人形。”


Natasha Romanoff的黑猫正舒适地窝在女哨兵的大腿上,心不在焉地舔着自己的前爪,不时向“肥鸟”投去一瞥。 


 他几乎有些愧疚了。他的队友信任他,信任到他们的精神动物在他身边展示形态并且呈现出如此放松的一面,而他却不能为他们做同样的事情。他当然信任他的队友,但他没有精神动物,而这件事情解释起来非常困难。一方面,所有的人类哨兵和向导都有精神动物,这是常识。试图用“我没有精神动物”来解释对方为何看不到自己的精神动物这件事本身就是大写的“我不信任你但你得相信我真的是信任你的”。另一方面,他从心底存有抵触,不希望第二个人知道自己的……残缺。


 但他愿意一试。他们是一支队伍,而坦诚与信任是团队合作的关键。


 “Natasha”,他谨慎地开口,“我希望你知道,你们拥有我的绝对信任。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假,但我,就只是——呃,我没有精神动物。”


 黑寡妇和她的黑猫齐刷刷地偏过头看着他的眼睛。她沉默片刻,然后叹了口气:“队长,我也希望你知道,你拥有我们的绝对信任,而这包括了‘相信你信任我们’,即使你的精神动物稍微有点害羞。”


 一部分的Steve为此感到安心,另一部分则有点受伤。“它不是有点害羞”,他迟疑着辩解,“或许因为我不是天生的哨兵,它就只是……不存在。”


 将自我怀疑说出口事实上感觉并没有那么糟糕,他甚至有点如释重负。


Natasha仍然面无表情,但Steve知道她在思考。


 “人类的哨兵和向导都有精神动物,这是我们大脑的生理机制决定的”,她用一种不带质疑成分的陈述性语气说,“我不认为超级血清造就的哨兵会有任何不同。但同时,队长,我充分相信你对我们的信任。或许你的精神动物只是过于害羞了,甚至不愿意在你本人面前现身?”


 黑寡妇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戏谑,Steve感觉自己脸红了,他扭头望向另一边。


 一只体型娇小的乌鸦站在咖啡机顶上。Steve非常确定它半分钟前不在那里。


 “那是什——”,他警觉地开口。装备了传感器的仿真机械鸟?Loki的魔法探子?


Thor和Clint正巧面对着咖啡机的方向,但他们好像并未察觉任何异常。


 噢。


 “——么意思?”他在最后关头改口,为此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噢。


 黑寡妇面带怀疑,但没再说什么,而是起身走到鹰眼身边给了他一记爆栗,然后开始安抚Hulk。


 噢,Steve盯着那只羽毛光亮的黑色小鸟,它正恼火地啄着咖啡机的顶盖,徒劳地试图掀开盛咖啡豆的格子。


 物似主人形,他想。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如果这只小鸟确实是某人的精神动物的话,那么某人此刻可能急需一杯咖啡。


 他小心地避开激动的Thor和恼怒的Hulk,从冰箱里取出食材做了一个三明治,操作咖啡机——鸟儿早已不在那里了——打了一杯热气腾腾的黑咖啡,然后端着它们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鹰眼盯着他离去的背影把最后一块小甜饼塞进嘴里。


 “队长刚才笑得有点蠢”,他说。


 这为他换来了黑寡妇的又一记爆栗。



第二章


Jarvis告知他队长请求进入工作间的时候,Tony正焊好最后一处接缝。


 “请他进来,Jarvis”,他吹了声口哨,摘下护目镜。


 门轻轻滑开,一股咖啡香味飘了进来。


 他一脸陶醉地嗅了嗅:“哦,队长,你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我带了咖啡。现在你击败博士正式成为我最心仪的复仇者了。”


Steve Rogers带着微弱的脸红扫视着他的工作台,然后挑了一块看起来相对不太危险的区域放下手中的餐盘。


Tony的手立即笔直地伸向马克杯。


 “Tony”,Steve条件反射般地捉住他的手腕,“先吃东西,再喝咖啡。”


 皮肤接触的瞬间,Tony微弱地颤抖了一下。Steve一定是察觉到了,他迅速放开掌控,让Tony抽回自己的手腕。


 “抱歉”,他说,“私人空间,我懂。”


 非常典型的Steve Rogers做派,Tony想,绝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任何人,并且会为了各种芝麻绿豆的小事道歉。事实上,他似乎并不讨厌这种触碰,只是感到有点……意外,关于自己如此轻易地就习惯了这种过于亲密的相处模式。


 他是一名向导,并且打算暂时保守这个秘密,而拥有一群感官灵敏的哨兵作为队友显然对此毫无帮助。目前为止,他都依靠信息素中和剂瞒天过海,但如果他开始和某位感官四倍灵敏的超级哨兵调情,有了那些近距离的肢体接触,他的向导信息素被察觉只是个时间问题。


 可惜啊,Tony想,Steve从各种意义上都是他的菜。如果不是这堆哨兵向导的破事儿,他还真的挺想跟Steve调情的。


 他几乎花了半辈子痛恨自己的向导本能,痛恨那种无法自控地想要为哨兵提供引导和安抚的感觉,也痛恨那种想要被哨兵无条件需要的迫切渴望。在阿富汗之后——在他们发现他的向导身份,并试图通过强迫他与一名哨兵结合来掌控他之后,这种痛恨变本加厉。


 以钢铁侠的身份与队友们合作数月之后,他的“向导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改观,但……如果他们知道钢铁侠就是Tony Stark,如果他们知道Tony Stark是一名未结合的向导,他们还会如现在一样信任他吗?


 在Steve握住他手腕的瞬间,那感觉似乎过于舒适了,几乎是……美好的。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邀请对方进入自己的精神图景。


 而这是危险的。


 或许是两个人都沉默得有点久,场面一时之间有点尴尬。


 “呃”,队长环顾四周,只看到工作间里堆放的各种半成品零件和危险工具,“钢铁侠没跟你在一起?”


 “升级装甲的时候不需要里面有人”,Tony谨慎地措辞,在保持诚实的前提下尽可能误导对方,“如果你要找钢铁侠,可以用复仇者卡片。”


 “不,只是随便问问”,Steve摇了摇头,顺便把三明治往他面前推了推。


Tony抓起那个看起来格外清淡的三明治咬了一口,然后僵住了。按照他的标准,这个东西大概或许绝对不在“食物”范畴之内。但Steve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所以他艰难地咀嚼了几下然后咽了下去。


 “这可真是非常……清淡”,他总结道,努力扯出一个真诚的笑容。


 “我已经特意多加了两倍的盐,还稍微撒了一点胡椒”,Steve说,“即使没有感官过载的危险,饮食清淡点总是对健康有好处。”


 说真的,作为哨兵的Steve竟然体贴到冒险为他的三明治“撒了一点胡椒”,如果换了别的单身向导,大概当场就跟他结合了。


 可惜Tony Stark不是“别的单身向导”,他的中间名是得寸进尺。


 他不满地盯着自己在三明治上咬出的缺口,试图用目光在翠绿色的薄片上烧出一个窟窿:“这是什么?”


Steve有点好笑地回答他:“Tony,那是黄瓜。”


 “我知道那是黄瓜”,他苦着脸又咬了一口这个由全麦面包、新鲜蔬菜、低脂奶酪、一丁点盐和胡椒组成的美国队长版三明治,“我只是希望那至少是酸黄瓜。”


Steve咧开嘴角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也许下次?”


 忙于咀嚼的人含混不清地哼了一声。


 那只体型娇小的乌鸦就在此时毫无预兆地再次出现了。它站在马克杯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探头啜饮。


Steve几乎立刻就注意到了。超级哨兵的四倍视力让他很难忽视任何东西。


Tony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然后突然绷紧了身体,仿佛整个人都在“给他一拳”“撒腿逃跑”和“给他一拳然后撒腿逃跑”之间摇摆不定。他知道自己是向导的事情无论如何也瞒不了太久,但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不应该是现在,他还没准备好同任何人谈起这个。更不应该——更不应该是被自己的精神动物出卖。该死。


 “呃,咖啡”,Steve冲着咖啡杯努了努嘴,僵硬地试图掩饰自己看到那只鸟儿的事实,“再不喝就凉了。”


 有一瞬间Tony几乎要相信他了,并不是因为Steve的掩饰多么具有说服力——事实上那糟糕透顶,而是他迫切地想要相信,相信这只是个巧合,相信哨兵没有看到他的精神动物。他尽可能自然地点了点头,一边伸手拿起杯子,一边在心底咒骂着让那愚蠢的小家伙赶紧消失。


 ——然而事与愿违,它不仅没有消失,还扑扇着翅膀落在了Steve那一头耀眼的金发上。


 “呃”,Steve一动不动站得笔直,生怕惊扰了它。


Tony懊恼地揉了揉脸。之前他尚且心存侥幸,但在他的精神动物试图在Steve头顶做窝之后,显然他们两个谁也无法假装这件事情不存在。


 “好吧”,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破罐破摔地说,“我猜你有问题要问我。”


 “你是个向导”,Steve干巴巴地说,仍然站着。


 “你看见我的精神动物了,而我显然不是个哨兵”,Tony带着尚未完全消散的抵触情绪用手指反复戳着剩下的半个三明治,“你的重口味版三明治对我而言还是很清淡。”


 “你就是那个向导”,Steve继续说,“我醒来的时候,曾经有个向导阻止我陷入狂化……是你。”


 “啊,呃”,Tony有点窘迫:“你还记得。”


Steve点了点头。Tony如此干脆地证实了他此前数月的猜测,反倒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谢谢”,他说。


 与此同时——


 “抱歉”,Tony说,然后在Steve诧异的目光中瑟缩了一下,“不该瞒着你。不过我的精神动物已经替我向你坦白了,而它基本上就是我,所以我们扯平了。”


 “我喜欢它”Steve突兀地说,“它刚才试图钻到咖啡机里面。”


Tony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一阵不合时宜的大笑:“它有时候确实会那样,所以我猜这就是你带咖啡给我的原因了,队长?”


 “还有三明治”,他发出微弱的抗议。


 “还有三明治”,Tony重复道,拿起那半个几乎被他戳散架的可怜三明治又咬了一大口并发出近乎色情的呻吟,无辜的焦糖色眼睛在过长睫毛的掩映下仰视着Steve。虽然这并非他的本意,但……向Steve坦诚向导身份这件事情感觉并不糟糕。如果这世界上还有哪个哨兵是值得信任的,那就是全美道德标杆Steve Rogers。而且,不必再试图隐瞒这一重秘密也意味着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他可以肆无忌惮地与对方调情。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Tony在欣然接受后立即开始身体力行。


Steve,如同他预料的那样,脸红了。他局促地原地挪了两下:“下次我会记得放酸黄瓜。”


 “还有培根和双份奶酪”,Tony眉飞色舞地补充,舌尖溜出嘴角舔了舔,知道对方的四倍视力不会漏掉这个,“和很多、很多的蛋黄酱。”


Steve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有趣,Tony暗想,虽然美国队长穿得像面国旗,但并没有因此直得像根旗杆。


 “听着,Tony,我有事情想要告诉你”,Steve努力让气氛重新严肃起来,但没成功,因为对方的精神动物仍然舒适地窝在他头发里,“关于我的精神动物——”


Tony以一种非常令人分心的方式在椅子上扭了扭:“嗯?”


 于是Steve把自己身为后天的哨兵而没有精神动物的事情告诉了对方。他没必要这样做的,Tony和黑寡妇不同,他并不是复仇者中的一员。但不知为何,Steve就是希望他能知道。或许他对于意外撞破对方的秘密心存愧疚,而将自己的秘密向对方坦白能让Tony多少卸下一点防卫心——至少Steve是这样期待的。


Tony,令人意外地,没有像黑寡妇一样用“我相信你,也相信你也相信我”来安慰他,而是陷入了思考。


 正当Steve犹豫是不是应该离开工作间好让Tony回到他的工作中时,复仇者卡片传来警报,有人入侵了史密森尼博物馆。


 “快去吧,哨兵”,回过神的Tony冲Steve挥挥手,“钢铁侠会直接飞过去与你们会合。”


Steve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乌鸦扑腾着翅膀回到Tony身旁,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一会儿见,队长”,他望着金发男人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抬手召唤金红色的盔甲。


 一只银灰色的雕鸮在天花板下方盘旋着出现,落在他的肩膀上。

查看全文

Jan-六叮大顺-:

我怎么这么晚才看AA(;´༎ຶД༎ຶ`)

一集回盾铁坑了

爱上史总了

(p2是B站上看到的AT宇宙,简直有毒233

© 专业冷场不反弹 | Powered by LOFTER